您的位置:宝宝网>>孕产>吃鬼王钟馗

吃鬼王钟馗

2020-1-15 编辑:采编部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托塔天王带着怪眼麒麟正要降落云头去阴曹地府,突然听着下面一阵响亮的喊声:   “天王慢行,我来了。”   一团耳朵状的云朵托着一头怪兽冉冉飘了上来。这怪兽长着卷毛狮子脑袋,同麒麟一样的鹿身子,...

  托塔天王带着怪眼麒麟正要降落云头去阴曹地府,突然听着下面一阵响亮的喊声:

  “天王慢行,我来了。”

  一团耳朵状的云朵托着一头怪兽冉冉飘了上来。这怪兽长着卷毛狮子脑袋,同麒麟一样的鹿身子,小耳朵,黑眼圈。正是地藏王的座骑谛听。

  天王大喜说;“我正要去找你呢。”

  谛听也笑吟吟地说:“我刚才已听到天王要找我问问题,特意送上门来。”

  怪眼麒麟说:“你还专门来一趟,真是辛苦了。”

  谛听忙说:“不辛苦,不辛苦,我也正想借这机会,到天上旅游一次。你知道,像我们阴曹地府这种单位,出国的机会是极少的,有一个名额,大家都打破脑袋争着去。细说起来,我这次能出来,还是借了托塔天王的光呢。”

  托塔天王说:“你快听听,怎样才能捉住这虚耗小鬼?”

  谛听马上往云彩上一伏,“吱吜吜”,他的脑袋上又伸出五只耳朵,一齐贴在地面上听了一会儿,抬起头来说:“一物降一物。”

  托塔天王皱起眉头说:“这是什么意思?你怎么连说话都这么吝惜,只讲几个字,叫人不明不白嘛”。

  谛听忙说:“天王不知,我这预测就像打电报一样,也是按字收费的。字说多了,您可就要多花钱。”

  天王眨着眼睛:“什么时候有这规矩的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早就有了,现在哪有白干的。”谛听笑说。

  “多少钱一个字?”天王问。

  “二两金子一个字,跟您是熟人,按‘出嘴’价,八五折。”谛听说着从毛下边取出一个小计算器,按了几下,“八两五钱金子。”他算得还挺准。

  托塔天王心里也在打小算盘,这二两金子就相当于100克,在人间一克金子100块钱,二两就是一万块钱,妈呀,相当于两辆半摩托车了,可什么还都没问出来呢,他哼哼叽叽地对谛听说:“你再说几个字。”

  谛听说:“盐卤点豆腐。”

  又是八两五钱金子出去了,还是什么也没问出来。

  托塔天王恼了:“你怎么尽跟我打哑谜!就不怕我发怒?”

  谛听慌忙说:“小的不敢,但小的讲人名字时,一定要用打哑谜的办法,这是地藏王立下的规矩,小的也不敢破坏。”

  一直默不作声的怪眼麒麟嘟嘟囔囔:“一物降一物,盐卤点豆腐,想必是只有一个人能专门治服它,谁制服过这虚耗呢?”

  “钟馗!”几个人几乎一齐说,因为谁都知道钟馗吃的第一个鬼就是虚耗。

  “对!就是钟馗。”谛听也笑眯眯地说,“这会儿,钟馗家里正热闹呢。”

  他们急匆匆地腾云驾雾,来到一座绿幽幽的山前,半山腰间有一圈灰蒙蒙的迷雾环绕着,迷雾中有个洞,进到洞里,发现洞的另一面是个新的天地,宽大的石阶通向一座漂亮的宫殿,殿门上的牌匾上写着:“吃鬼王”三个字,这正是钟馗的洞府。

  这会儿,宫殿里正张灯结彩,挂绿披红,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。

  见李天王到来,把门的小鬼忙进去通报。钟馗率领众鬼出来迎接。

  托塔天王问:“老钟,家里又有什么喜事?”

  钟馗笑眯眯地说:“我正准备嫁妹呢。”

  托塔天王一愣:“你的妹妹不是早嫁出去了么?,况且‘钟馗嫁妹’的戏在人间已演了多少遍,你怎么又要嫁妹?”

  钟馗还来不及答话,站在旁边的比肩兽已嬉皮笑脸地抢过话头:“这有什么新鲜,嫁了不会离嘛。这嫁嫁离离,早已不算什么新鲜事,人间最快的,这边还没填完结婚登记表,那边已经办离婚手续了。”

  钟馗一听,瞪圆了眼睛斥责:“胡说,我这妹妹可是守规矩的人。我那未来的妹夫也是知书达理的人家。想当初,我自杀成鬼时,是我妹夫杜平将我尸骨掩埋。我很感激他,决定将妹妹嫁给他,并且婚礼要搞得隆重。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为妹妹准备嫁妆。而人间那些编戏演戏的,早已等不及,在戏里把我妹妹先嫁出去了。”

  怪眼麒麟表示很理解:“这类事也是常有的,你看那云彩下面那大大小小雕龙绣凤的墓碑坟头,不都是人未死先把棺材早早预备了吗?这叫未雨绸缪。”

  托塔天王忙嗔怪他:“对眼儿,人家大喜事,不要说丧气话。”

  钟馗倒不以为然:“没关系,在我们鬼面前不怕提棺材,说实在的,鬼若嫁鬼的话,连陪送的嫁妆里都得有几副好棺材板呢。只是我妹妹是人,她嫁的杜平也是人。所以一切都要按人间的规矩,我这里所有的嫁妆都准备好了,只是……”钟馗说着,使劲地看着怪眼麒麟。

  怪眼麒麟被看得直发毛,他结巴地问:“只是什么?”

  钟馗说:“只是人间的结婚都极讲排场,要有彩车开道。我这里没有彩车,彩骑却是必不可少的。而麒麟是仁兽,象征吉祥如意。如用麒麟充当花轿前的彩骑,那将大添光彩,不光是超过那些普通的小汽车,恐怕连总统的防弹车也比不过了。”

  正说着,一个小鬼走上前来禀报:“二等麒麟已经备好了,是否牵来让您看看。”

  “噢,他们已经有麒麟了,”怪眼麒麟放下心来,只是他还有点奇怪,“这二等是怎么回事呢?”

  两个小鬼将二等麒麟牵了过来。

  比肩兽看了首先一惊:“这不是从我身边跑的另一半吗?”

  怪眼麒麟也愣住了,他看见鬼牵来的这位和他身边的比肩兽几乎一模一样,只是腿是四条,其中有两条是麒麟腿。

  这两条麒麟腿正是怪眼麒麟丢的。

  钟馗见大家都发愣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原先,找不到真正的麒麟,只好用这改装型的来代替,现在有了真的……”

  怪眼麒麟忙说:“我肚子里可有鬼。”

  托塔李天王说:“我正是请你来捉出他肚里的虚耗小鬼的。”

  钟馗眼珠一亮:“没问题,敲锣卖糖,各干一行,我钟馗别的不行,就会捉鬼。但不知,你们喜欢武捉还是文捉?”

  怪眼麒麟小心地问:“武捉怎样?文捉又怎样?”

  钟馗说:“武捉就是我把身体变小了,从你鼻孔里钻进去,在里面穿肠过肚地穷追不舍,追上虚耗鬼就卡吧卡吧,一吃了事。这样倒是干脆利索。只是难免要伤肝碰肺。这文捉就是以鬼捉鬼,搞个奸诈狡猾的鬼进去,把他诱骗出来,这样倒是安全,只是费些唇舌。”

  怪眼麒麟忙说:“文捉,还是文捉好。”

  钟馗伸开手掌,吹了一口气,把掌心上出现了一个青头小鬼,先是哭三声,然后笑三笑。

  怪眼麒麟问:“这是什么鬼?”

  钟馗说:“这是伥鬼,平时与老虎在一块行走,老虎到哪儿找到食物,伥鬼跟着一块吃,等到在途中遇到猎人设置的陷阱兽夹子,伥鬼则自己绕道行走,而让老虎掉进陷阱当替死鬼。”

  怪眼麒麟忍不住说:“这小鬼可够坏的。”

  “过奖!过奖!”小伥鬼眼珠滴溜溜转地说。

  钟馗朝掌心又轻吹了一口气。他掌心中出现了一个小鬼,是个拄拐杖的笑眯眯的老头。

  怪眼麒麟问:“这是什么鬼?”

  钟馗说:“这是黎丘鬼。想当初,西北有个黎丘山,这黎丘鬼就住在山上,专门喜欢变成人的模样去迷惑人。一天,一个喝醉的老头路过这几。黎丘鬼就变成老头儿子的模样,去骂老头,往老头身上扔石头,用树枝绊老头。老头回到家里,才发现儿子一直在家,他遇见的是鬼。第二天,老头带了把刀子去喝酒,而他真儿子怕父亲被鬼迷住,去接他爸爸。老头以为又是鬼来了呢,真假不分,结果错把真儿子杀了。”

  “啊!这个鬼也够坏的。”怪眼麒麟吃惊地说。

  拄拐杖的黎丘鬼嬉皮笑脸:“生姜还是老的辣呀!”

  “少罗嗦!快去把那虚耗小鬼给我骗出来。”钟馗厉声命令。

  伥鬼和黎丘鬼化成两道黑气,钻入怪眼麒麟鼻孔中。

  不一会儿,怪眼麒麟觉得嗓子眼里有东西往上冒,他一张嘴,三个小鬼已从里面蹿了出来。

  伥鬼和黎丘鬼在两边一左一右地架着虚耗小鬼。虚耗不知中了什么魔法,两眼迷迷登登,咧着嘴嘻嘻傻笑,似乎像喝醉了酒一样,连走路都晃晃悠悠。

  “你们怎么把他弄成这个样子的?”怪眼麒麟奇怪地问。

  “嘻嘻嘻!”两个小鬼儿眯缝眼朝他一阵怪笑,那笑声使他难受得直肉麻。

  钟馗慌忙抓起两个小鬼往自己嘴里一塞,咯吱咯吱地嚼着咽下肚去,然后才放心地说:“这两个小鬼极会奴颜媚语,鬼气特重,你听多了,也会着魔的。”

  钟馗又从地上用手指头挑起还在傻笑的虚耗鬼,把他装进一个小葫芦里,然后递给托塔天王。

  托塔天王把小葫芦塞进手中的宝塔里,放心地说:“这回是双重保险,小鬼再也跑不了了。怪眼麒麟同我一同上天见玉帝去。”

  钟馗笑着请求:“天王,这怪眼麒麟还望借我用几天,我想把他与我这儿的二等麒麟重新组装成一个新的完整的麒麟。”

  怪眼麒麟也说:“你那二等麒麟的两条腿本来就是我的,还给我正好。”

  他身边的比肩兽赶快补充:“这二等麒麟和我原本是一对,后来因为我太自私自利,她才跑了,刚才我已经与她说好,我们俩还愿意合成一对。”

  在旁边许久没作声的谛听突然笑说:“这下钟馗又有好东西吃了。”

  比肩兽哆嗦着问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谛听说:“粘着你和怪眼麒麟的续弦胶是天下第一胶,谁也分不开,只有钟馗,或许用嘴能啃开。”

  钟馗笑嘻嘻:“你猜得真对,我也正打算啃呢。”

  钟馗的嘴一下子伸出来,变得又细又长,带刺的舌头如同小刀片,伸到怪眼麒麟和比肩兽中间,“吱啦吱啦”地割了起来。他一点不伤怪眼麒麟的皮,因为怪眼麒麟还要为他妹妹出嫁当彩车呢。

  比肩兽可苦了,他疼得哇哇大叫,刚一分割完,他身体还带着血呢,便马上和等在旁边的二等麒麟贴在一块。两个比肩兽又团圆了。

  怪眼麒麟的两只右腿自然也物归原主,又回到了他身上,他也成了一个完整的麒麟了。

  钟馗嫁妹的队伍好威风,最前面有三辆奇特的“彩车”开道。第一辆是比肩兽,第二辆是狮头谛听,第三辆是怪眼麒麟,然后才是钟馗率领大鬼小鬼簇拥着花轿,如此排场,使钟馗妹妹脸上十分风光。

/* 分页 */ .pagebox{overflow:hidden; zoom:1; font-size:12px; font-family:"宋体",sans-serif;} .pagebox span{float:left; margin-right:2px; overflow:hidden; text-align:center; background:#fff;} .pagebox span a{display:block; overflow:hidden; zoom:1; _float:left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pre_nolink{border:1px #ddd solid; width:53px; height:21px; line-height:21px; text-align:center; color:#999; cursor:default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pre{color:#3568b9; height:23px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pre a,.pagebox span.pagebox_pre a:visited,.pagebox span.pagebox_next a,.pagebox span.pagebox_next a:visited{border:1px #f0c8c8 solid; color:#b40202; text-decoration:none; text-align:center; width:53px; cursor:pointer; height:21px; line-height:21px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pre a:hover,.pagebox span.pagebox_pre a:active,.pagebox span.pagebox_next a:hover,.pagebox span.pagebox_next a:active{color:#b40202; border:1px #b40202 solid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num_nonce{padding:0 8px; height:23px; line-height:23px; color:#fff; cursor:default; background:#b40202; font-weight:bold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num{color:#b40202; height:23px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num a,.pagebox span.pagebox_num a:visited{border:1px #f0c8c8 solid; color:#b40202; text-decoration:none; padding:0 8px; cursor:pointer; height:21px; line-height:21px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num a:hover,.pagebox span.pagebox_num a:active{border:1px #b40202 solid;color:#b40202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num_ellipsis{color:#b40202; width:22px; background:none; line-height:23px;} .pagebox span.pagebox_next_nolink{border:1px #ddd solid; width:53px; height:21px; line-height:21px; text-align:center; color:#999; cursor:default;}
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

本文关键词:

文章出自:互联网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上一篇:胖胖龙驮石碑
下一篇:赵老的神灯